<pre id="rkeio"><del id="rkeio"><xmp id="rkeio"></xmp></del></pre>
<pre id="rkeio"><label id="rkeio"></label></pre>
<pre id="rkeio"></pre>

  • <p id="rkeio"></p>
    <p id="rkeio"></p>
    <acronym id="rkeio"><label id="rkeio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<object id="rkeio"></object>
    <track id="rkeio"></track>
    <big id="rkeio"><ruby id="rkeio"></ruby></big>

    <track id="rkeio"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rkeio"><strong id="rkeio"><xmp id="rkeio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表弟的大捷豹_無憂換房旅游俱樂部

    秦梅笑著點了點頭:“成,那小荷你和小松自己玩著,可不準偷偷跑了,晚上還得喝酒呢。”

     

    雖然王松很不想再看到羅成和鄭佳倆,不過梅姐都這樣說了,他還能咋樣,只得點頭答應。

     

    在成華村里,每有結婚或者請客吃飯的時候,那些條件比較好的家庭都會專程去城里租機麻桌回來,讓吃了中飯的客人們下午能打麻將消遣打發時間,同時也給做事兒請客的人家里長面兒。

     

    打牌的大多都是男人,女人們則在里間屋子里嗑瓜子兒聊天,王松沒打牌,自然也待在屋里聽嫂子和女人們聊家常。

     

    林柔也在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那事兒讓她怕了王松,坐的地方離王松遠遠的,看也不敢看他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卻時不時地朝著林柔那邊看去,心下蕩漾,柔柔嫂子那鼓鼓的地兒,摸起來可還真是舒坦,要是以后還有機會老子非得再摸摸不成……

     

    他心里正想著這些事兒,忽然一抬頭,瞥見了屋外走過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是鄭佳!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可以觸碰你的深處嗎開車作文;嗯啊 哈 嗯哈

    這婆娘鬼鬼祟祟盯了一眼正和男人們一起打麻將的秦梅,竟然轉身從廚房邊的樓道間溜上了天臺去……

     

    看著鄭佳離開,王松不由心下一動,這婆娘不會又跟羅成干事兒去了吧……

    秦梅她們家的天臺上可沒住人,唯一的房間也用來裝些雜物和掛香腸臘肉啥的,這鄭佳鬼鬼祟祟上樓去,準沒好事兒!

     

    王松心下一動,抬眼看了看外面壩上,果然也不見羅成的身影。

     

    你爺爺的,這對狗男女,難不成真又去天臺上干那啥了?

     

    想及于此,他輕聲和嫂子說了句:“我去撒泡尿。”便從里屋走了出來,四下看看沒人注意,也是跟著鄭佳偷偷溜上了天臺去……

     

    上了天臺,卻不見了鄭佳的身影,王松四下看了看,只見不遠處那間雜貨室內房門開著,里間隱隱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。

     

    他嘴角微微勾起,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,他娘的,鄭佳這騷娘們兒鐵定就在屋里!

     

    這鄭佳在村里的名聲一直都不咋好,她以前結過婚,可是婚后沒幾年,她老公就跟外面的野女人跑了,所以這些年來,時不時就傳出鄭佳跟誰誰睡過覺之類的流言……

     

    此刻也不知道鄭佳是不是在私會羅成干之前沒干完的事兒,又或者……她在私會別的男人?

     

    王松的心下好奇,躡手躡腳走了過去,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,就打算探頭往屋子里看去。

     

    可才剛剛走到房門口,那屋里的鄭佳居然一下子走了出來,倆人頓時撞了個正著。

     

    鄭佳被嚇了一大跳,小嘴微張,口里不由得發出一聲嬌呼:“??!”身子也是向后晃了晃,險些沒摔著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本是低著身子,偷偷探頭進屋去的,這一下相撞,竟是幾乎貼在了鄭佳身前胸口上,一時間,只看見一片白凈的豐盈……

     

    他張了張嘴,幾乎要噴出鼻血來了,隱隱似乎能夠看見鄭佳里間所穿著是一件粉色的小衣……

     

    要是能扯開這件小衣,把自己的手掌覆蓋上去,那滋味兒……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 

    鄭佳是偷偷摸摸上了天臺來,她要做的事兒本就見不得人,此刻卻又撞見王松,險些被嚇了個半死,但是這一分驚嚇來的也快,去的也快。

     

    轉過頭來,她見王松的腦袋幾乎要湊到自己衣領里頭去了,那眼睛瞪得跟銅鈴兒似的,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那地兒看……

     

    秀眉一挑,鄭佳便是狠狠一巴掌朝著王松的臉上扇了過去……

     

    “啪!”清脆響亮的一耳光,王松愣住了……

     

    他緩緩抬起頭來,面前的鄭佳一張俏臉上滿是厭惡和憤怒:“你看啥看,瞧你那窮酸色鬼樣,滾開!”

     

    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,聽到鄭佳這一番話,王松的心頭頓時泛起了一陣憤怒,他咬住了牙齒,手掌漸漸捏緊。

     

    那鄭佳卻還沒有意識到王松的憤怒,見他還敢瞪自己,一時間俏臉上卻更多出了幾分不屑:“你看啥呢!一輩子打光棍的東西,給我讓開!”

     

    這下子,王松再也忍不住了,看著鄭佳臉上所帶的那一份不屑,心里頭就像是打翻了五味雜壇,酸楚,自卑,憤怒,在這一刻完全爆發了出來。

     

    你爺爺的,這鄭佳又算啥東西?被羅成折騰的爛貨而已,她憑啥瞧不起自己!

     

    王松走上前一步,猛地喝道:“老子打光棍?老子今天就要把你這爛貨給折騰了!”。

     

    話聲落下,他一下子進了屋來,擋住了鄭佳的出路,另一只手則一把拉過房門,“砰!”地一聲將門關上了……

    王松高聲嚷著進了屋里來。

     

    那剛剛臉上還滿是囂張不屑的鄭佳此時卻漸漸慌了,誘人的白凈臉上露出了幾分膽怯。

     

    她的身子一點點向屋子里退去,美目里神色閃躲,吞了口唾沫道:“你……你想要干啥,你……你再不開門,我就……我就叫人了!”

     

    王松沉著臉:“叫人?”他眼神冷冷掃向了鄭佳,只見她上身穿著一件低領的白色薄款羊毛衫,下面則是一條黑色的牛仔包臀短裙,配上黑色的絲質長襪和長筒靴,將那修長雙腿和誘人身材完全展露了出來。

     

    不得不說,鄭佳確實很漂亮,如果不論人品的話,就算她年齡比王松還要大上好幾歲,但要真娶了她做老婆,只怕王松做夢都會笑醒吧。

     

    見到王松在打量著自己,鄭佳的心頭也是不由生出了一陣恐慌,難不成,這小子想……

     

    她再次向后退了一步,這一次,她的臉上再沒有絲毫的囂張,全都被恐懼和慌亂占據: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干啥,我……我可真叫人了!”

     

    王松卻沒有絲毫的擔憂,只是盯著鄭佳撇了撇嘴,冷笑道:“鄭佳姐,你真以為我不知道是么?我堂姐的那條金項鏈,在你身上對吧。”

     

    鄭佳的眼睛驟然瞪大,一雙手不由自主地就朝著短裙屁股口袋的位置捂去,身子更是一直退到了后面的墻根處,結結巴巴地說:“你……你胡說八道啥,那……那條項鏈分明就是被你……”

     

    “被我拿了?哼!鄭佳姐,你和羅成那狗東西都干了些啥事兒我可都看見了!你們知道被我發現了,所以就想把金項鏈丟了的事兒栽贓到我身上是不是?”

     

    王松臉色冷冷,一步一步朝著鄭佳走近了去。

     

    鄭佳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,她沒想到自己設下的圈套,居然全都被王松給看穿了……

     

    但是她卻還是咬著嘴唇狡辯道:“我……我沒有,你別瞎說。”

     

    王松臉色一沉,一下子沖了上去,雙手飛快朝著鄭佳的屁股上探了過去:“沒有?我現在就要搜你的身,項鏈肯定在你身上!”

     

    話聲落下,王松的雙手頓時便按在了鄭佳那誘人的腚子上面,這一按,只感覺彈力十足。

     

    他腦子里仿佛又浮現出了之前在里屋婚房里看見的那一幕,鄭佳那完全不著一縷的動人身子以及那白凈如同玉石一般的……

     

    要是能把她就這么按在這里,從背后倒騰了,那感覺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 

    剛剛經過了林柔那一出,此刻又碰到了鄭佳的腚子,王松的心里是愈加發熱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這天臺上可不會有人來,要是自己……真在這兒把鄭佳給折騰了,誰曉得?

     

    他將手一把揣進了鄭佳那套裙的兜里,果然從中摸到了一條金項鏈。

     

    不過王松卻并不將項鏈拿出來,反而是飛快拽住了鄭佳那一雙白凈的手,似笑非笑地說:“鄭佳姐,你兜里還真有東西???要不然,鄭佳姐你把人都叫過來,咱們當面對質咋樣,現在人贓俱獲,我看梅姐是信你還是信我!”

     

    鄭佳這下終于是慌了,這條金項鏈可價值一兩萬,別說是在村里了,就算是在城里那也是一筆不少的錢了。

     

    要是真坐實了她偷項鏈的事兒,只怕會鬧騰到城里的派出所去呢……

     

    她那雙美目之中閃過了一抹慌亂,白凈臉上竟反而是堆起了一抹勉強的笑容:“王松,別……這事兒……你,你別跟其他人說,你要啥我都依你……”

     

    看著鄭佳白凈誘人的小臉,王松嘿嘿一笑:“當真干啥都成?”

     

    鄭佳秀眉微蹙,卻終究是點了點頭……

    王松嘿嘿一笑,看著近在咫尺的鄭佳那嬌媚的小臉,心頭不由微微一動,你爺爺的,干啥都成?

     

    他可沒一點客氣,抬起一只手便向著鄭佳上頭那鼓鼓的地兒探了去。

     

    這一下可把鄭佳給嚇壞了,她連忙向后退出一步,背后已經緊緊靠在了墻上,一雙美目一下子瞪大:“你……你這是干啥?”

     

    王松笑了笑道:“你說我要干啥?你剛剛不是都說了,啥都依我?”

     

    鄭佳一咬嘴唇,搖了搖頭:“我……不,我說的是別的事兒……”

     

    王松攤開手,搖頭說:“那可不成,我反正就想干這事兒,不然我現在就叫人過來!”

     

    鄭佳的臉色一陣發青,但是想想那條金項鏈還在自己兜里,一旦王松現在鬧騰起來,叫了人來,那可就真壞了!

     

    鄭佳心下也是無奈,但是想想,不過就是摸一下而已,總比被人發現是自己偷了金項鏈的好。

     

    她索性把心一橫,閉上了動人的眸子,咬了咬牙說:“你別叫人來,我,我給你摸就是了……”

     

    王松嘿嘿一笑,再不猶豫,一探手,隔著她那低領的毛衣就摸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一邊他還抬起頭來看了看鄭佳,見她一雙誘人眸子緊緊的閉上,那小臉上更是帶著幾分復雜的表情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心下暗爽,你爺爺的,這娘們兒剛剛還給了老子一耳光,今天非得找回本來,想及于此,他一只手扯開了鄭佳的衣服,另一只手一下子就伸到了里頭去……

     

    “啊……你……哼……”鄭佳失聲驚呼,但是王松的手卻已經伸進了里頭,沒有了阻隔,那份感覺更加真切,也更加舒坦。

     

    鄭佳似乎想要阻止,但是那地兒被王松給擒住之后,她的身子也是一陣發軟了起來,只是輕輕張開嘴巴,幾乎是用哼的聲音說:“你別……要是待會兒……待會兒有人來了,那可就……”

     

    不等鄭佳多說,王松的另一只手已經繼續從下面……探索了去,從未嘗過女人滋味兒的他,此刻早已經有些按捺不住,都幾乎已經完全反應了過來,狠狠地頂著呢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的手掌順著絲質長襪向上,突破那裙子,漸漸伸入……

     

    揪著一下子,只感覺一片溫熱,隱隱還有著一些不可名狀的東西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臉色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,收回手來,拿到了鄭佳面前道:“你這是啥東西???咋嚇得都尿褲子了?”

     

    聽見這話,鄭佳不由臉一紅,輕啐一口:“沒成過事兒的東西,不知道就別胡說,你摸夠了沒,快放開我!”

     

    本來王松摸也摸了,抱也抱了,倒也打算真就放了鄭佳離開,可一聽見她這話,王松心下又來了氣。

     

    老子沒干過那事兒咋了?今天不就有這個機會?老子非得把事兒給辦了不成!

     

    他臉色一沉,伸手一把就扯住了鄭佳那黑色的套裙嚷:“我今天就要跟你在這兒成事兒!”說著身子一挺,就朝著鄭佳的肚皮頂去……

     

    鄭佳是過來人,哪里不知道王松想要干啥,感受著那一股熾熱在自己肚皮上蹦跶,她的心里竟也是莫名發癢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但她卻沒有被這種渴望沖昏了腦袋,這里可是秦梅屋子的天臺!現在底下還有那么多客人呢,萬一誰要是上來了,那可就……

     

    她伸手推著王松的身子,細白的牙齒咬住嘴唇道:“你別胡來,咋能在這里呢……”

     

    王松卻不管,嘴里哼哼道:“那可不成,你要是不肯,我現在就把人都鬧騰了過來!”

     

    一邊說著,王松一把解開了束縛,光潔溜溜地直接就頂到了鄭佳的白凈肚皮上……

    似乎沒想到王松居然連褲子都扒拉了,鄭佳也是不由身子一顫,低下了頭來。

     

    她的一雙美目都是漸漸瞪大了起來,這……這玩意兒咋……咋這么大呢?

     

    要知道鄭佳以前碰到過的那些男人,無論是他以前的老公,還是剛剛的羅成,他們的家伙可還及不上王松的一半……

     

    更何況,王松年輕氣盛,那溫度更是熱騰地跟一團火似的,直頂的鄭佳感覺自己肚皮都快要燒起來了一樣……

     

    要是這種玩意兒,倒騰自己,豈不是要把整個身子都燒穿了不成,那滋味兒……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 

    鄭佳誘人臉上竟然漸漸露出了一抹渴求之色,她就這么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松的那地兒,吞了口唾沫:“王……王松,你,你真的從來沒有和女人干過事兒?”

     

    聽到這話,王松也是停止了沒有意義的動作,低頭看了鄭佳一眼,見她一雙美目竟然緊緊地盯著自己……

     

    一時間,他的心里不由暗暗一喜,難不成這騷娘們兒對自己動了心不成?

     

    他故意動了動身子,好讓鄭佳看得更清楚,嘴里也是笑著說:“那可不,從來都沒干過……”

     

    “難……難怪你這……這么有精神。”鄭佳一抬頭,視線和王松相撞,她的心跳不由加快,連忙轉過了頭去。

     

    王松湊近了去,嗅著鄭佳身上的味兒,壞笑道:“咋了,鄭佳姐,你現在想和我折騰了么?”

     

    鄭佳的臉蛋更紅,搖了搖頭說:“鬼才想和你折騰呢!”

     

    王松也不生氣,嘿嘿笑著說:“那可不,剛剛羅成不也說了么,鬼才把項鏈偷走了呢……”

     

    鄭佳心知王松是在拿羅成的話擠兌自己,不過她卻也無可奈何,項鏈確實是她偷的,不過這事兒她也是偷偷瞞著羅成干的。

     

    那羅成一毛不拔,要不是看他因為結婚買了一條項鏈,鄭佳哪里會和他干事兒……

     

    她低下頭來,看了王松一眼,紅著臉小聲說:“那我要是……要是和你干了事兒,你,你還會不會把項鏈的事兒說出去?”

     

    王松嘴角一勾,心頭不由大喜,他娘的,鄭佳這娘們兒還真愿意和自己折騰!

     

    再看看她那誘人的腚子和纖細的腰,聞著她身上那陣陣的誘人芬芳,王松只覺自己漲得都快爆炸了一般,伸手一把攬過鄭佳的身子,輕聲說道:“只要你答應,我……”

     

   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說到這里,他又是頓了頓,心頭竟是生出了一絲愧疚,梅姐那里……

     

    但是他轉念一想,這項鏈其實壓根兒就不是梅姐自己的,是那羅成獻殷勤買給梅姐的,那貨誣陷老子,讓鄭佳拿了去倒更好一些……

     

    想及于此,王松也不再猶豫,你爺爺的,羅成搶了自己的梅姐,老子還替他把項鏈找回去?傻不傻。

     

    所以他點頭繼續說:“這事兒我就不說出去!”一邊說著,他的手也是緩緩挪向了鄭佳的那張嘴巴去……

    可誰知道,王松的手才剛剛伸到一半,那鄭佳卻一下子把他的手給拍開了。

     

    王松心下著急,你爺爺的?難不成這婆娘現在又要變卦了不成?逗自己玩兒呢?想到這里,他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正要說話,鄭佳忽然“噗哧!”一聲笑了出來。

     

    王松皺了皺眉:“你,你笑啥呢……”

     

    看著王松那不開心的模樣,鄭佳反而笑的更歡了一些,她低頭瞧了眼王松露出來的地兒,搖頭說:“你看你這樣子,羞不羞……”

     

    她嘴上雖然這么說,一雙嬌柔的小手卻緩緩湊了上去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的身子猛地一顫,險些就控制不住了……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碰到……

     

    那種前所未有的舒坦,讓他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     

    就在他以為鄭佳要開始下一步的時候,誰知鄭佳居然又是抓著那玩意兒直接給塞回到了褲子里去了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愣了愣,滿臉無奈:“鄭佳姐,你……”

     

    鄭佳輕笑一聲搖了搖頭,眼中卻沒了之前的那種不屑和輕蔑,反而多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意味:“你以前都沒干過那種事兒,總不會真想就在這兒解決了吧……”

     

    王松轉身,掃了一眼四周,這天臺上的雜物間又小又臟,四周有些地方還掛上了蜘蛛網呢,要是真在這兒折騰,萬一掉個蟲子下來啥的,可著實有些不舒坦。

     

    可,王松皺了皺眉:“現在還能去啥地方?”

     

    鄭佳搖了搖頭,伸手溫柔地替王松把皮帶給系上了,嘴角還噙著笑道:“誰說一定要現在了?等到晚上不成么?你待會兒天黑了就來我家……恩,記得走后門……”

     

    說著她就轉身走開了去,離開時,還伸手拍了拍王松那地兒一下,這一下,又是差點讓王松繳了械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,見到鄭佳出了門去,他的心頭也是不由覺得有些古怪,剛剛這是咋回事兒,說著說著咋就……說到晚上去鄭佳家了呢?

     

    而且那項鏈……王松連忙快走幾步,走到了雜物間的門口,看看那已經快要下樓去的鄭佳,他忽然開口嚷道:“等等……”

     

    鄭佳回過頭來,沖著王松一笑,動人的美目流光婉轉:“咋了?”

     

    王松吞了口唾沫,本來已經到了喉頭的話忽然又被他咽了下去,項鏈?梅姐?!

     

    王松啊王松,梅姐都已經結婚了,你還想咋樣,難不成你還真就這樣一輩子打光棍不成?

     

    這一刻,他仿佛一下子想開了很多,看著那樓梯口的鄭佳,他也是笑了笑說:“沒事兒,鄭佳姐,項鏈的事兒,羅成是不是不知道?”

     

    鄭佳撇嘴一笑,橫了眼王松:“他要是知道了,我會便宜你小子么?”說著轉過身去,揮了揮手:“記得走后門……”

     

    說著,她便晃著那豐碩誘人的腚子下了樓去……

     

    看著鄭佳那誘人的腚子輪廓,王松的心下一蕩,你爺爺的,這鄭佳可真是個妖精,也不知道她說的走后門到底是真的走后門,還是……那個走后門……

     

    為了不引人注意,等到鄭佳離開一會兒之后,王松方才下了樓去,所幸沒有人看見,他這才溜回了里屋,坐到了嫂子身旁。

     

    秦月荷見王松去了這么久,有些奇怪地問道:“小松,你干啥去的,咋這么久才回來?”

     

    王松的腦子里還想著鄭佳那勾人的身子呢,隨便說了句吃壞了肚子便敷衍了過去……

     

    一直到晚間吃飯喝酒,王松都有些魂不守舍,一想想待會兒能去鄭佳家干那事兒,他的心頭就是一陣火熱……

     

   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完晚飯,王松見大多數客人都已經離開了,只有那些羅成和梅姐的朋友還留在她們家等著待會兒鬧洞房,他也打算離開了。

     

    王松對鬧洞房這事兒可沒興趣,鬧梅姐和別人的洞房,還不如自己去和鄭佳洞房來的舒坦呢……

     

    所以他趁梅姐陪那群朋友,沒時間搭理自己,跟嫂子打了聲招呼,便出了門來。

     

    原本嫂子秦月荷也打算和王松一起回家的,但是這次秦梅結婚,來的客人太多,其中一部分還都是嫂子自己娘家那邊的親戚,她也不能就這么走了,不然可就失了禮數了。

     

    不過這倒也正合了王松的心意,免得還要把嫂子送回家去,此刻天色已經完全黑沉了下來,王松自然不再多耽擱,摸黑就朝著鄭佳家趕了去……

    成華村沒有多大,因為地方偏僻,雖然才晚上七八點,但是村里卻已經很安靜了,當然……除了秦梅的家里。

     

    王松害怕被人瞧見,偷偷摸摸走到了鄭佳家的后院,四下看看沒有人之后,他方才伸手輕輕伸向了房門,這一推之下,卻發現房門沒鎖。

     

    他心下暗喜,他娘的,鄭佳姐還真是說話算話,看來今晚老子就能嘗一嘗女人的滋味兒了!

     

    想到這里,他滿心歡喜,一把推開房門,進了屋里去……

     

    可以看見,后院里屋是開著燈的,透過窗戶隱隱還能看見里面有道人影,王松躡手躡腳走到窗戶口,朝著里頭看了一眼,這一看,不由眼睛都直了。

     

    娘咧,這鄭佳……王松吞了口唾沫,一時間根本挪不開眼睛去了。

     

    只見屋子里的鄭佳應該是剛洗完澡,頭發都還是濕漉漉的,她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帶睡裙,那白的晃眼的肌膚在燈光下更顯誘人,而且她這條吊帶睡裙可著實短的有些離譜,她轉過身時,幾乎有半邊腚子都露到了外面。

     

    王松一吞唾沫,心下暗道,他娘的,難不成……鄭佳里頭啥都沒穿?

     

    他終于是忍不住了,哪里還管這是窗戶還是門,伸手一攀窗臺,翻身就爬了進去……

     

    鄭佳聽見王松翻窗時發出的響動,緩緩轉過了身來,見到來的人果然是王松,她也是嘴角微勾,輕笑道:“你倒是來得早,我還以為要等到九點以后呢……”

     

    王松嘿嘿一笑,聞著鄭佳身上散發出來的香皂味道,再看看她那白凈的腿,一時間哪里還按捺得住,連忙走過去一把就將鄭佳的身子給緊緊摟住了。

     

    “鄭佳姐,下午說的事兒,還算數嗎?”王松一邊說著,一邊把一雙手都朝著鄭佳的睡裙里頭塞去,在白凈的肌膚上不斷摸索著……

     

    鄭佳扭了扭身子,橫了王松一眼,手掌一探就擒住了他下面,嬌笑道:“你進都進來了,還有啥不算數的……”

     

    話聲落下,王松一下子就有了反應了……

     

    被鄭佳的小手握著,那種滋味兒實在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,那白凈的小手,輕柔的掌心,那滋味兒實在舒坦……

     

    他自己也不閑著,一張嘴巴不斷在鄭佳的身上親來親去,索取著那香甜的滋味兒。

     

    耳邊聽到鄭佳因為被自己親的發癢而格格嬌笑,王松心下暗暗一喜,你爺爺的,打了二十幾年光棍,現在可算是能嘗嘗女人的滋味兒了!

     

    想到這里,他那一雙手,也是飛快朝著睡裙的下面探了去……這一探,竟是發現鄭佳啥都沒穿,光潔溜溜一片……

     

    可還不等他多感受幾分那舒坦感覺,鄭佳卻忽然伸出手來,把王松的手給摁住了,她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哼,貼著王松的耳邊輕聲說:“去……去床上。”

    聽見這話,王松哪里還會有絲毫猶豫,摟著鄭佳就走到了床邊,看著鄭佳那香噴噴誘人的身子,他心里的邪火一下子蹭蹭到了頂點……

     

    王松一翻身就爬到了鄭佳的身上去,一把扒拉下了褲子,動作生疏卻激動地發顫。

     

    他吞了口唾沫說:“我來了……”

    >>>>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 <<<<

    相關文章

    欧美乱码伦视频免费
    <pre id="rkeio"><del id="rkeio"><xmp id="rkeio"></xmp></del></pre>
    <pre id="rkeio"><label id="rkeio"></label></pre>
    <pre id="rkeio"></pre>

  • <p id="rkeio"></p>
    <p id="rkeio"></p>
    <acronym id="rkeio"><label id="rkeio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<object id="rkeio"></object>
    <track id="rkeio"></track>
    <big id="rkeio"><ruby id="rkeio"></ruby></big>

    <track id="rkeio"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rkeio"><strong id="rkeio"><xmp id="rkeio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